刑事辩护logo

诚邀一位律师入驻本站

首席律师

常德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律师入驻使用本站

    入驻洽谈:15768875484
    微信沟通:手机号即微信号
    业务范围:我们为律师提供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推广,公众号小程序建设。

打断三肋骨免刑事处罚,检察院抗诉“量刑畸轻确有错误”再开庭

时间:2019-01-05 18:20:49

  因上门打断被害人三根肋骨却被蒙自市人民法院以“两家曾是好朋友关系”认为情节轻微,而免予刑事处罚的一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被红河州人民检察院以“判决量刑畸轻、确有错误”为由成功提起抗诉,10月16日上午,红河州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不过,在法庭上,未被列为被告人的王生浩却坚称被害人赵建祥是其打伤,但被害人赵建祥却称自己是被其弟王生国打伤的。四个多小时的庭审后,法院未当庭宣判。

  老乡合伙做生意起了纠纷

  浙江诸暨的赵建祥、蔡宝女夫妇和王生国、何丽青夫妇认识二十多年了,赵建祥和王生国还是同单位的同事,后赵建祥夫妇到蒙自做了近20年的窗帘生意。7年前矿山火热的时候,王生国、何丽青夫妇联系赵建祥,希望在云南找一座矿山经营,后赵建祥介绍了建水的一处矿山,王生国和他人共同投资,赵建祥也入了股。可后来采矿业却一直不景气,矿山没有如愿开采,为此在蒙自的赵建祥每年都垫资续办矿山证的相关手续。

  2015年,王生国夫妇从浙江到了蒙自,并于8月住到了赵建祥妻姐在蒙自中央大街的房子里,而王生国的哥哥王生浩也和他们住在一起。这房子和赵建祥家是同一幢,但隔了四层楼。后来,王生国夫妇入股了赵建祥新开的整装馆和窗帘店,但合伙做生意不到一年,两两家就在财务、用工等方面开始不合,之后矛盾不断加深,但两家都未想办法通过正规途径解决此事。

  打断三根肋骨蒙自法院轻判检察院抗诉

  由于矿山证在赵建祥手中,2016年5月23日9时许,王生国、何丽青到赵建祥家中索要矿山证,赵建祥不给,何便与赵建祥发生争执,何拿起赵家中的一个按摩用的木棒殴打赵建祥,赵退出家门后被打倒在地,何跪坐在赵胸部用木棒打赵的头部,王生国用脚踢赵的胸腹部。受伤的赵建祥送医后,被诊断为左侧第2、3、4肋骨骨折并液气胸,头部外伤,头皮裂伤。因为伤情危重,医院还下发了病危确认书。后经法医鉴定,赵建祥伤情为轻伤一级。但在赵建祥住院期间及住院治疗后,王家都未及时支付相关治疗费用,这引得赵家更加不满。

打断三肋骨免刑事处罚,检察院抗诉“量刑畸轻确有错误”再开庭

  2016年12月1日,王生国又委托数名曾因盗窃罪被法院判刑的人索要欠款,这些人在12月24日晚到赵建祥处索要欠款时殴打赵的妻子蔡宝女致使其鼻骨骨折,为此,有两人被公安机关处予行政拘留并罚款500元的处罚。这样,两家的矛盾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程度。

  今年4月20日,蒙自市人民检察院向蒙自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王生国、何丽青犯故意伤害罪,建议判处被告人夫妇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一年零六个月。而赵建祥在要求法庭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同时,提出了43万余元的民事赔偿。蒙自市人民法院于6月22日上午公开开庭审理后,于7月17日作出判决。法院认为:被告人夫妻与被害人夫妻是好朋友关系,后双方因经济纠纷引发了矛盾。被告人夫妻无视国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案发之前两家系好朋友关系,两名被告人的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可对其免予刑事处罚。判决被告人王生国、何丽青共同赔偿赵建祥医药费等14万多元。

打断三肋骨免刑事处罚,检察院抗诉“量刑畸轻确有错误”再开庭

  红河州人民检察院的支持刑事抗诉意见书

打断三肋骨免刑事处罚,检察院抗诉“量刑畸轻确有错误”再开庭

  红河州人民检察院的支持刑事抗诉意见书

  接到判决书后,赵建祥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9月1日,红河州人民检察院在向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请的支持抗诉意见书中认为:蒙自市人民检察院对蒙自市人民法院对该案的抗诉正确,应予支持。抗诉理由为:被告人王生国、何丽青夫妇的行为造成赵建祥轻伤一级的后果,在侦查、审查起诉及庭审过程中,王生国夫妇均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案发后也未对赵建祥的损失进行全额赔偿,王、何无任何法定或酌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根据《刑法》条款,应当判处二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法院在认定二人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的情况下,仅以该案案发前两家系好朋友关系,认定犯罪情节轻微,并判处二人免于刑事处罚,判决属于量刑畸轻,确有错误,要求法院依法纠正。

  抗诉开庭两被告人仍不认罪

  10月16日上午,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法庭在开庭时称:收到原审判决书的王生国、何丽青夫妇也提起了上诉。

  由于此案已经受到广泛关注,检察机关和法院也邀请了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前往旁听,因此,原定当天在第二法庭审理的案件,因旁听人太多而临时改在了大法庭。

  虽然原审法院已经认定赵建祥的伤情是王生国、何丽青夫妇所为,但庭审中,两被告人均不承认打伤了赵建祥,只是承认到赵家索要矿山证并有少许拉扯,但作为被害人的赵建祥和作为证人的蔡宝女,均坚决指证,就是王生国夫妇殴打致伤。

打断三肋骨免刑事处罚,检察院抗诉“量刑畸轻确有错误”再开庭

  王生国委托索债的人员,在后来要债过程中还打伤了蔡宝女

  在一方坚决否认打人的情况下,又是谁打的呢?作为证人出庭的王生国哥哥王生浩庭上称,是自己在接到弟弟电话后上去,在拉扯赵建祥的过程中导致赵建祥受伤的,并称当时赵建祥在警方人员到场后还指认说是王生浩打伤的。不过,赵建祥夫妇坚称:从来未指认过是王生浩打的,一直都指证是王生国、何丽青夫妇打伤的。

  庭审过程多,作为公诉方出庭的红河州人民检察院又当庭提交了大量证据,指证王生国犯故意伤害罪,要求法庭对其判处刑罚。庭审过程一直持续了四个多小时才结束,但法庭未当庭判决。